分类 网站设计 下的文章

原标题:“70后”副部级纪检组长放了狠话

4月10日,中纪委官网“纪委书记谈体会”栏目,发表了中纪委驻银保监会纪检组组长李欣然的文章《一刻不停歇地推动银保监会系统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注意到,李欣然在文中分析了当前银保监会系统面临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强调一些干部麻木不仁、顶风违纪,仍在以权谋私、设租寻租,措辞严厉。

李欣然提出,当前,银保监会系统存在四方面问题。

一是项俊波、杨家才严重违纪案件负面影响不容忽视。“2017年中央纪委严肃查处了原保监会党委书记、主席项俊波和原银监会党委委员、主席助理杨家才腐败案件,教训非常深刻。案件暴露出原银监会、保监会系统一些领导干部信念上不坚定,政治上不清醒,作风上不廉洁,说明系统内政治生态仍存在不健康、不正常的问题”。

二是系统内党的建设存在薄弱环节。“一些单位和部门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不坚决不全面不到位,管党治党责任意识不强、能力不足、效果不好;有的基层党组织弱化、虚化、边缘化问题严重,执行党章党规党纪不严格,对问题不会处理、不敢处理”。

三是行业廉洁风险和监管道德风险有待进一步防控。“有些监管部门和人员漠视风险隐患,工作不作为、不深入、不担当、不碰硬,监管责任失守;有些干部麻木不仁、顶风违纪,仍在以权谋私、设租寻租”。

四是作风建设依然任重道远。“一些单位、部门沉疴积弊未得到根治,‘四风’隐形变异问题不断翻新,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禁而不绝,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积习不改”。

如何解决上述问题?在文中,李欣然提出了一个目标,“真正让银行业保险业监管部门成为党和人民放心的‘看门人’‘守夜人’”,同时提出了多个思路,“要让与被监管对象零物质往来成为一条铁律;探索建立与被监管对象非公务交往报告制度;建立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双通报’制度,既通报监管干部的问题,也要向有关纪检监察机关通报腐蚀拉拢监管干部的银行业保险业金融机构和人员”等。

官方发布的简历显示,李欣然生于1972年3月,现年46岁,辽宁宽甸人,法学硕士。1995年参加工作后,一直在中纪委工作,曾任中纪委研究室干部,并在案件审理室工作多年,历任该室副处长、处长、副主任等职。

案件审理室是中纪委的内设机构之一,主要职责包括审理委部直接检查处理和省(部)级党组织、政府(部门)报批或备案的案件;按照管理权限承办党员、监察对象的申诉案件;承担监察部的行政复议工作等。

十八大后,中纪委进行了两轮机构改革,于2014年初新设了专门负责打“内鬼”的内设机构——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李欣然曾任该室副主任。

2015年3月前后,李欣然离开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来到一线“打虎”部门,先后出任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2015年3月至11月)、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2015年11月至2017年9月)。

按照分工,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联系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第七纪检监察室联系上海市、浙江省、安徽省、福建省、江西省。李欣然担任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期间,经办了上述地区多起反腐大案、要案。

去年9月,李欣然离开中纪委机关,调任中纪委驻银监会纪检组组长。今年3月,机构改革组建银保监会后,李欣然出任中纪委驻银保监会纪检组组长。前文提到的《一刻不停歇地推动银保监会系统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文章,是李欣然担任中纪委驻银保监会纪检组组长后的首度表态。

车好多集团CEO杨浩涌车好多集团CEO杨浩涌

 

4月10日下午消息,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于4月8日至11日在海南博鳌举行,今年论坛的主题为《开放创新的亚洲 繁荣发展的世界》。在“共享经济:从‘资本风口’到商业的本质”分论坛上,车好多集团CEO在该论坛上就共享经济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1、共享经济要考虑两点:“规模大”和“算得过来账”;

2、当被问到“何时盈利”时,就说“明年6月份”;

3、被主持人问到“王晓峰为什么没来”,杨浩涌回答:“是我我也不会来,这个时间点太敏感。”

以下为杨浩涌发言实录,由新浪科技整理。

对于共享经济,我自己认为它是一个闲置资源再利用,资源闲置的越厉害,拿出来再创造的价值就越大。

我觉得共享经济首先是规模要足够大,第二是帐要算的过来,不管这过程中怎么补贴。

关于“何时盈利”的问题,我们行业有个段子:每次融资的时候都说明年六月份盈利,这是标准答案。

王晓峰为什么没来?是我我也不会来,这个时间点太敏感。(辛苓)

原标题:张力兵任中共北京市门头沟区委书记

@北京晚报4月8日消息,日前,中共北京市委决定:张力兵同志任中共北京市门头沟区委员会委员、常委、书记。张贵林同志不再担任中共北京市门头沟区委员会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来源:北京晚报

简历

张力兵,男,1963年8月生,汉族,北京人,1993年9月入党,1985年8月参加工作,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大学毕业,高级工程师。

曾任北京市建委工程处副处长,大兴县副县长,大兴区副区长,石景山区委常委、副区长,市对口支援地震灾区指挥部前线分指挥部临时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指挥,市对口支援和经济合作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副局级)。

2014.12 北京市对口支援和经济合作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正局级)

2016.10 北京市通州区委副书记,区政府副区长、代区长

2016.12 北京市通州区委副书记,区政府区长

(人民网资料 截至2016年12月)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比利时《陆军知识》网站4月6日报道,印度国防采购局宣布,将启动紧急采购程序,寻求72400支突击步枪和93895支短突击步枪,总金额5.55亿美元。加上40000支轻机枪,总共采购数量超过20万支。据称,这次采购是为满足印度国防军部署在边境上部队的紧急需求而进行。印军提出要求这种步枪采用7.62×41毫米口径子弹,重量4公斤,射程500米。

印度国营兵工厂2017年展示了仿制俄罗斯AK-103步枪的新产品,该枪采用7.62×39毫米口径子弹

7.62×41毫米是苏联早期生产的M43弹的标准,被用于AK-47的原型测试——但早在1947年前就已经停产,现在全世界也找不到多少这种子弹,估计关于7.62×41毫米的说法是印度军官的口误

印度《经济时报》刊登的文章称,印度国防部消息源表示,中国军队使用7.62毫米口径的步枪,所以印度决定在新枪上采用同等的口径以与之对抗,这种新枪将会装备给第一线的士兵。

除了步枪和短突击步枪,印军还寻求采购40000挺轻机枪,这一招标项目据称也很快就要开始。《经济时报》称, 印军消息源强调,这三种武器的采购合同中均不包括相应的瞄准具,如光学瞄准具或夜视瞄准具,这些将会另行招标。

据称,这次采购的主要原因是印军前线军队抱怨手中轻武器过时且有严重问题。例如,印度军队主要是用的国产INSAS步枪,经常卡壳,而且其塑料弹匣经常破裂。印军的INSAS 轻机枪也有严重问题,它只能和步枪一样进行三发点射而不能连发。而印度陆军还在大量使用二战时代的9毫米冲锋枪,这种武器经常走火。

印度陆军不少部队还在使用古老的斯特林冲锋枪

印军当家主力还是INSAS这种……

“我们希望通过购买新的突击步枪、短步枪和轻机枪来克服这些问题。”消息源说。

然而,《经济时报》称,这次并非印度第一次进行新枪的招标,去年印军刚刚宣布要采购7.62×51毫米口径(北约标准)的新型步枪,并对印度国内外生产的多种此类步枪进行对比测试,但最后却没有采购。而更早的时候,印军也曾展开取代INSAS步枪的广泛招标测试,但一直没有大量采购。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